黃金狗屎與爛番茄:影響電影雜誌的奇幻時代

《影響》的官方信紙

隨著錄像科技突破,錄影帶與「影廬」衝出MTV包廂觀影的首波盛況,「隨選」概念打破電視節目表的線性限制,首度進入日常生活。我曾形容,「那是電視媒體的一種民主隱喻、娛樂選擇的平民解放,巧妙地,約莫與台灣社會的政治解放遙遙相應。

在此時空背景下,吳文中登場,他本是普通影癡,尤愛日本電影與動畫。大學會計系畢業不久,他看好剛萌芽的雷射影碟(簡稱LD,後來生了徒子徒孫VCD、DVD及BD),於是與朋友集資,在敦化北路國際大樓二樓開設「太陽系視聽中心」,全面採用貴森森的影碟及播放器,果然一炮而紅,數十個包廂,全天候營業,趨之若鶩的影迷經常從二樓大廳櫃檯,一路排隊到樓下騎樓。

那是「太陽系」的輝煌時期,那些癡狂、迷醉、資訊飢渴、大膽偏執的企業風格,全數搬到《影響》複製貼上。

我進太陽系未久,吳文中就提議「辦一本電影雜誌」,當時媒體百花齊放,《文星》復刊、《人間》、《南方》、《當代》⋯⋯,書報架冒出各種頭角崢嶸的名字,回應知識界與年輕學生的兇猛渴求。其時,《電影欣賞》與《電影世界》象徵文青小眾與觀影大眾的兩個光譜極端,吳文中盤算,台灣還能容下一本電影刊物,他心中藍本,介於日本《電影旬報》、英國《Sight and Sound》與美版《Premiere》之間。

《影響》一大特色就是連續跨頁表格(上),個人電腦及文書軟體還未普及之際,背後經常是編輯的螞蟻字,以及打字行員工的痛苦哀嚎(下)

其時在台灣,電影既是向外觀望取景的繽紛窗口,也是向內凝聚新興認同的有機介質,《影響》作為不完美的專業媒體,創造一種觀看電影/期刊的新鮮態度,恰好迎合社會氛圍的心理期待。

第二批秀異奇人以陳國富為主,他的專業底子,穩定了《影響》的質地規格,加上黃志明、林智祥等編者,讓雜誌始終擁有良好口碑與銷量。遺憾的是,始終揮不去天邊一朵烏雲。

《影響》連廣告說明書都很搞怪,同樣出自鬼才林靖凱的手筆
還沒有網路民調的年代,《影響》曾舉辦影評人及一般觀眾的年度電影票選,反映出有趣落差

--

--

一個彆扭囉唆的歐吉桑。個人網頁:www.taiwanogs.com。

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?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.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